提到精品家电品牌戴森(Dyson),吸尘器会是多数人第一个闪过脑海的产品,但它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?

一般来说,传统吸尘器须安装集尘袋,满了吸力就会减弱,还要更换耗材。戴森公司的真空吸尘器则不用集尘袋,运用气旋技术,将脏污「甩」入集尘盒内,维持吸力,也省下集尘袋费用,可说是颠覆产业的发明。

如今,戴森公司的研发已扩及各式产品,包括吹风机、卷发器、电风扇、空气清净机等。根据彭博(Bloomberg)报导,戴森公司2019 年营收成长23%,达54 亿英镑(约新台币2063 亿元)。《周日泰晤士报》(The Sunday Times)调查指出,戴森公司创办人暨首席工程师詹姆士.戴森(James Dyson)个人净资产约163 亿英镑(约新台币6226 亿元),现居英国富豪榜第四名。

历经5000次挫败,才换来Dyson的成功! 创办人从失败学到的事插图


Dyson

然而,戴森在新书《发明:一种生活》(暂译,英文书名为《Invention: A life》)坦言,光鲜亮丽的背后,更多的是困难、挣扎和战斗。

最知名的无尘袋真空吸尘器,经过5126 次实验、5 年研发,终于在第5127 次成功运作;吹风机Supersonic 动员103 名工程师,结合气流科技,使头发免于暴露高温就能快速吹干,耗费4 年和7500 万美元(约新台币20.8 亿元),历经600 多个原型才正式上市。

不愿股东把持产品,戴森至今坚持不上市

回到1974 年,当时戴森第一份工作,是和阀门技术公司罗托克(Rotork)董事长杰瑞米.富莱(Jeremy Fry)设计名为海上卡车(Sea Truck)的平底登陆船。



每一场谈判,怎么做到「输者不全输」?华人圈公认谈判大师教你8招高胜率商战兵法!

即使取得不错成绩,不过伴随孩子出生与成长,戴森正经历家庭的转变,他开始关注家用产品,期望设计出自己也需要的商品,便离开罗托克。

球型手推车(Ballbarrow)是戴森第一个原创发明,他发现搬运花草的独轮车,因其橡胶材质,容易陷入泥淖,惊讶怎么有人能忍受不好用的产品。经过多次尝试,他将轮胎换成塑胶球型,解决不稳的问题,还获得创新设计奖。

随着市场对产品的需求成长,戴森成立手推车公司,最高峰有近5 成市占。但他回忆,自己做错两个决定,一是将专利转让给公司;二是引进外部资金。

戴森指出,股东重视立即成效,但好的产品需要不停试错,最后他被赶出一手创立的公司。这也是戴森公司至今坚持不上市的原因,「失败是因为自己的想法错误,总比听命别人,心有不甘来得好。

打造手推车期间,因工作忙碌没时间打扫家里,他买了当时吸力最强的胡佛(Hoover)吸尘器,集尘袋却常堵塞、吸力下降。「作为一个工程师,我觉得这是值得被解决的有趣问题;作为一个消费者,我感到无比愤怒。」

他想到,先前手推车工厂的产线,也曾困扰于灰尘阻塞,当时加装巨型旋风分离器之后,离心力会将微状颗粒分离,吸尘器或许可以循此解法。跌到谷底的戴森,反而找到商机。

如果这方式可行的话,为什么胡佛和伊莱克斯(Electrolux,瑞典家电品牌)不做?戴森认为,一项技术还没实现,不代表做不到;再来,大厂不愿放弃一年5 亿美元(约新台币138 亿元)的集尘袋市场,他自己则没有这个包袱。

他反覆实验,不断量测旋流器的最佳直径等,终于研发出气旋科技;直到今日,戴森仍保存当时手绘的5000 多张设计图稿,「好的发明家遇到问题,不解决绝不满足。」

深植解决问题的DNA,80岁员工仍像孩童好奇

开发真空吸尘器之后,却因为伊莱克斯、飞利浦(Philips)等公司担心侵蚀自家产品,苦于没有通路贩售。戴森和几位工作室成员带着产品远赴日本,以G-Force 吸尘器为名上市,要价相当今日的2700 美元(约新台币7 万5000 元),从1986 年卖到1998 年,直到发布更多先进产品才停卖,成为长销商品。

业务版图扩大,戴森于1991 年成立戴森公司,成员不乏流体动力学、电机工程、隔音技术、微生物学等专家,超过一半以上是软体工程师,专注研发技术,累积超过4000 项专利。

戴森公司一来注重极大化产品的功能效益,二来不被现有商品限制想像。比如,无扇叶风扇发想自烘手机,研发出气流倍增技术,耗能少、音量小,也较安全;吹风机也用到类似的音频调降技术,再延伸到卷发器。

2020 年初,新冠肺炎爆发之际,戴森投注超过2700 万美元(约新台币7 亿5128 万元),团队在30 天内开发出新型呼吸器,显见其不输给医疗设备大厂的坚实研发能力。

「一心一意解决问题是我们的DNA,」年届74 岁的戴森,仍致力于发明和解决问题,「你永远要保持好奇心。戴森公司最高龄的员工80 岁,每天都还像小孩子一样,尽情探索各种未知。」

声明: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,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。